扎克伯格:配合调查俄罗斯干扰大选事件,互联网平等自由遭受挑战
2017-09-23 10:02:30
  • 0
  • 0
  • 2

来源:malwarebenchmark

周四(9月21日)是扎克伯格休完陪产假,回公司上班的第一天,他在当天的直播中表示,在休产假期间,他花了许多时间与公司团队一起研究俄罗斯干扰美国大选的问题,FaceBook将把与俄罗斯相关的可疑大选广告提交给美国国会。

“我们致力于成功应对挑战,我们处理这些威胁的经验正在增多,能力迅速得到提升。我们将继续与政府合作,了解俄罗斯干扰大选的来龙去脉,”扎克伯格称。

扎克伯格称,他非常关注民主化进程,保护它的诚信。他表示,Facebook的使命是为人们提供发声的机会,把人们更加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他也想排除一切干扰,但是这并不现实,世界上总是有坏人的存在,Facebook无法阻止所有政府实施干扰。

本月初,FaceBook发布了一份针对2016年大选的调查报告。调查发现,2015年6月至2017年5月期间,与大约3000个广告相关的10万美元广告支出据信来自俄罗斯。FaceBook也已将这些广告提交给了特别检察官。

周四早晨,他已经指示员工,把这些广告提交给国会。Facebook已经联系国会领袖,就提交广告的程序达成一致。

不过他表示,Facebook可以更加努力地防止干扰大选事情的发生,采取更多措施。为此,扎克伯格提出了9点改进措施,包括:

积极与美国政府合作调查俄罗斯干扰大选事宜,继续对大选期间Facebook上发生的事情展开自主调查,未来将让政治广告更加透明,加强对政治广告的审查力度,增加对安全、尤其是选举诚信的投资,扩大与全球选举委员会的合作,加大与其他科技和安全公司共享信息的力度,主动改进民主化进程,确保本周末德国大选的诚信。

除了扎克伯格的直播演说外,Facebook还就俄罗斯政治广告问题发表了两篇博文,其中包括Facebook法律总顾问发表的一篇博文。

S看到这消息关联起特朗普上台之初的互联网政策的重大改变,不仅五味杂陈,有了些许担忧。

这里不得不提到2个人,一个是“网络中立性规则”的“掘墓人”FCC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Ajit Pai,另一个是被评为“对互联网最危险的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

0X1 Ajit Pai 与 网络中立性规则

在奥巴马执掌美国时期,其对美国电信和互联网的监管做出了一些改革,比如坚决支持网络中立。

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后,已经推翻了奥巴马过去制定的许多经济、贸易政策。如今,特朗普也准备推翻奥巴马有关电信和互联网的一些政策,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网络中立规则”~!这一原则要求平等对待所有互联网内容和访问,防止网络服务提供商(也就是运营商)从商业利益出发控制传输数据的优先级,从而保证网络数据传输的“中立性”。

特朗普已经任命 Ajit Pai 为 FCC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且支持其连任2届,而他就是网络中立性的坚定反对者。特朗普对于 Ajit Pai 的态度是比较肯定的,因为后者很快就缩减了网络中立的规模 —— 放行零流量服务(zero-rating)、暂缓隐私规则、且提升了透明度的要求。

Ajit Pai 在一份声明中称:“很荣幸被特朗普总统授予在 FCC 工作的第二个任期,如果有幸获得参议院的认可,我将与同僚继续携手让所有美国人享有数字机遇、培养创新精神、保护消费者权益、促进公共安全、让 FCC 变得更加开放透明”。

0X2 Peter Thiel 给互联网造成的威胁

2016年12月,在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与科技公司大佬们的会面中,彼得·蒂尔(Peter Thiel)被安排在特朗普的左手边,其身份是特朗普过渡团队的特别顾问;而特朗普的右手边,则是美国当选副总统麦克·彭斯。

《连线》在官网上发表了一篇题为 “2016 年对互联网最危险的人”的文章,普京和特朗普都赫然在列。结果不久,这篇文章就又更新了,名单之中多了一个人,就是彼得·蒂尔。

至于蒂尔为何会上榜,《连线》解释说:

在今年 Hulk Hogan 起诉 Gawker 一案中,蒂尔凭借他的亿万财产对前者进行了资助。通过这起案件,他成功地搞垮了自己在互联网上的敌人,而且他后来甚至声称“这就是他的目标”。考虑到蒂尔对网络审查的态度和他目前在特朗普过渡团队中的角色,以及特朗普本人对“新的诽谤法案”的开放态度,Gawker 一案也许只是暴风雨到来之前的前奏。

可以说,彼得·蒂尔在财务和口头上对特朗普的双重支持,让他成为本年度最有影响力的硅谷人物。在本月初与科技界人士的会面中,他坐在当选总统的左手边;而且显然他创办的 Palantir 公司也随之成功上位。Plantir 对隐私数据的挖掘能力有可能被前所未有地用于未来美国政府的情报和法律部门。

很奇怪,Palantir 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竟然也成为特朗普的座上宾。

这种质疑不无道理。因为与苹果、Google、亚马逊、微软等世界级的科技巨头相比,Palantir 的体量显得太小了,而且它还没有上市,在知名度上也根本无法与 Twitter 相提并论——然而,Twitter 并没有被邀请。

不仅如此,Palantir 还是所有受邀公司中价值最低的一个;在 2015 年 12 月的一次融资中,Palantir 的估值金额为 200 亿美元。

而在 Business Insider 看来,Palantir 之所以能获得邀请,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蒂尔。因为 Palantir 这家公司就是蒂尔在 2004 年亲手创办的,而 Palantir 目前的 CEO Alex Karp 就是蒂尔在斯坦福大学读书时的室友。

彼得·蒂尔在自己的《从 0 到 1》一书中,就曾经提到过 Palantir 在帮助美国两大情报机构——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利用计算机进行数据分析中所扮演的角色。

美国两个最大的情报机构使用的方法截然不同:中央情报局倾向于用人,而国家安全局倾向于使用计算机……而 Palantir 致力于克服这两种偏见:运用 Palantir 的软件分析政府提供的数据(比如,也门极端主义教士的通话记录、与恐怖活动关联的银行账户),然后标记出可疑活动,供训练有素的分析师审核。

后来,Palantir 的业务也扩展到政府部门之外,比如说摩根大通。但这家公司的业务受到来自多方的关于其合法性及伦理问题的质疑;而且,后来又有媒体质疑称其有一些不能公之于众的生意,比如说想要通过各种方式来打击 Wikileaks(也就是维基解密)。

看看川普身边的红人~!~!结合川普的“美国至上”,再看看扎克伯格今天的“表态”,互联网平等自由的“丰碑”似乎在其建立之地已经呈现“崩塌”的趋势... ...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